中國十大廚衛電器品牌

超人廚衛董事長: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

時間:2018年03月16日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

導讀:昨天,兩件事觸動了我,一個是保時捷推出Mission E,一個是霍金的去世。我把重要的放在后面。

  超人廚衛董事長: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

  昨天,兩件事觸動了我,一個是保時捷推出Mission E,一個是霍金的去世。我把重要的放在后面。

  在琪哥的一篇文章中,他說:“未來十年,一定是海盜嘉年華。你自以為是的核心競爭力,一個跨界進來,人家壓根不用這個!”他還說:“今天,保時捷華麗反擊的背后,是斷臂的鮮血,是嘆息的淚水,更是變革的宿命!而不敢斷臂只求安逸,無論你過去多么成功,未來只能茍延殘喘,直到被塵土掩埋!”

  有沒有倒吸一口涼氣?

超人廚衛董事長: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

  《愛麗絲漫游仙境》書中的紅皇后說:“如果你要留在原地,你必須全力奔跑;如果你要突破現狀,就要以兩倍于現在的速度。”

  我不知道保時捷以幾倍于現在的速度去跑,才推出了Mission E。

  再說說昨天去世的霍金。

  他在21歲時聽醫生說還能活兩年,但他還是給自己定下了目標,把每一天都當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來活。他忍受身體的痛苦,頑強地活到了昨天,他已經是一個76歲的老人了。也許這個成就比他的科學成就更有意義。這種精神力量是人類的勝利。在所有的評論中,我喜歡這一條:“人活到一定的年紀才會意識到生活并不公正。你所必須做的是在你所處的環境下盡最大的努力。”

超人廚衛董事長: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

  我們正處在一個快速變化的年代,互聯網、移動互聯網、物聯網、區塊鏈……我們該如何應對?我的態度是不管環境如何,盡最大努力去奮斗。

  2018年開始,我把Instagram斯特羅姆的一句話 “小團隊能拼的只有速度,只有把一天當三天用才會有優勢”當座右銘。

  羅振宇在2018年的跨年演說中說:“你必須不停地奔跑,才能留在原地。”聽完這個演講后,我深受感動,一個人不停地在我的腦海里奔跑——那個人就是我。

  或許還有那么幾件事觸動了我。

  2017年底,我們高中;@球隊組織后衛陳朝陽因為心臟病突發離世,追悼會那天,天陰冷,很多同學都穿著黑色的棉襖或者羽絨服,平添了幾分肅穆和壓抑的氣氛。在殯儀館門外與隊長寒星聊天時,聊著聊著,我問寒星:我們球隊已經走了幾個了?他豎起3根手指,我心里猛地一驚。他又遞給我一根煙,點著,自己也點了一根,使勁吸了幾口,沒吭聲,整個傷感的氣氛好像又加深了一層。想到球隊10個主力隊員已經有3個去另一個世界報到,我心里有說不出來的悲涼,摘下眼鏡,使勁地擦了幾把眼睛;氐街猩,好幾天,心情都很沉重。

  2018年2月14號,大家都知道,這天是情人節。這天,我與馬拉等幾個老友一起過。老男人喝喝酒、吹吹牛,也是人世間不可多得的溫暖。等人的時候,馬拉說,現在都活到身邊動不動死個人的年齡了,怪嚇人的。我說,我不害怕,但是在內心產生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——我愈來愈珍惜時間這種不可再生資源。

  去年看過一篇文章,小米科技聯合創始人王川說雷軍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,每周工作六到七天。而雷軍在做客CCTV2時自曝,吃午飯只有三分鐘時間,一天開十一個會。而據網友透露,雷軍供職金山19年,每天工作16小時。真是應了一句話:“比你有才有錢有顏的人比你還努力。”

  對我來說,有沒有受到雷軍等大伽的影響?我問過自己,我覺得應該有。不過,也很蹊蹺,2017年年初,在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,就突然就有了一種特別強烈的時間的緊迫感——如果想做點事情——就要在時間這塊“干毛巾”里擰出水來——再不做點事情就老了。

  當我在2017年的新年計劃中寫下“每天都多活出6小時”時,我自己都感到吃驚,難怪有朋友詫異地問我,怎樣才能“每天都多活出6小時”?

  我這樣向他闡述,每天24小時,除了6小時休息,還有18小時,一個人有8小時專注工作,強度就已經不錯了,而我的要求是至少14小時。況且,我的休息時間是5小時,又壓縮出一個小時,有19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分配。

  我的一天幾乎是如此展開的——

  早晨6點起床,先燒開水,在燒開水的時間里上廁所,在上廁所的時候刷朋友圈,主要是看是否有與工作相關的留言,上完廁所,先泡好茶,這時候打開音頻,一邊漱口,一邊聽稻盛哲學,并且開始構思學習心得。洗漱完畢后,再喝口熱茶,5分鐘的音頻基本上也聽完了,用時10-15分鐘。

  6:10~15分換上運動服去跑步,一般跑半個小時,興致高會多跑10分鐘。一邊跑一邊想這一天需要做的事情,跑完前后,一天的工作“清單”基本上已了然于心。6:45分左右,開始沖涼,再聽一次音頻,厘清寫學習心得的思路,6:55分左右完成換工作服的工作,并且收拾好公文包,下樓,與準備去上學的小女兒道別。開始吃早餐,把晩上編輯好的工作計劃發到工作群里,一般10~15條,一條一條標注好責任人、完成時間,過程監督,獎勵措施,如果是自己的工作,加上因應措施。

  7:30左右吃完早餐,開車去上班。一邊開車一邊聽“吳曉波頻道”或者“羅輯思維”兩個音頻,到達公司時間一般是8:00~8:30左右(視堵車狀況)。第一件事就是根據備忘錄里事情的輕重緩急,與相關人電話溝通或面談,以便提高整個團隊的工作效率。反正我決不允許自己拖團隊效率的后腿,而我一直認為效率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。

  一整天就是一件一件地處理備忘錄里的事情,完成一件做個記號,如果未完成,就標注事情處在什么狀態,什么人什么時候完成?誰跟蹤監督?

  一整天“馬不停蹄”,不是形容而是現實。

  中午打半小時坐,或者躺在按摩椅上瀏覽一下當天的報紙,權當放松和休息,效果“妙不可言”。

  偶爾,有“不速之客”來“打擾”,心里還是不太歡迎的。

  因為我喜歡有計劃地安排我的時間,于我而言,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效率——而高效是從今往后我對自己和企業最基本的要求。

  5:30下班,一般都會推遲20-30分鐘,做一天的總結,然后奔赴飯局——絕大多數與業務有關,偶爾朋友同事聚會。

  人活在社會上,社交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關于社交,網上流行一句話:低質量的社交,不如高質量的獨處。許多人異口同聲反對無效社交。

  我認同螞蟻私塾創始人蔡壘磊的觀點,社交是出于利益,快樂也是一種利益。社交有兩個賬戶:消費賬戶和工作賬戶。純粹的自個兒高興,用時間買快樂,就屬于消費賬戶;其它用時間達成利益交換等,歸類于工作賬戶。消費型飯局就使勁玩兒,也不忌諱酒后“丑態”,反正都是要好的哥們,這樣的狀態就是千金難買爺高興!工作型飯局則根據是否必要、重要、必須幾個原則,選擇性參加。這種改變,就發生在2017年,以前我可是飯局“紅人”,穿梭在各種飯局中間,一場又一場地趕場。

  為什么會突然改變,因為我突然有了時間的緊迫感——我要奔跑!我要突破!

  當我把一段時間浪費在一件沒有意義或者無趣的事情上,我常會產生一種犯罪感,輕微的也會產生一種焦慮感。

  于是,心里暗暗下定決心,要與時間賽跑。

  我不想自我設限,不想給自己找借口,更不想自己給自己制造一種忙碌的假象,在貌似熱氣騰騰的生活中耽擱了提升自我交換能力的寶貴時間。我想在人生的下半場,在體力還允許,在各種資源都最豐富的時候,盡可能活出人生的效率和精彩。

  我一直認為,在相同時間段做事情的效率比別人高多少,就好像生命延長了多少。而一直重復一件沒有創造性的工作,比如一直在一個公司做保潔工作(我并沒有貶損這個工作的意思),做20年與做2年又有多大的區別呢?這就是損耗自己的能量,消耗自己的生命。我可不想成為富蘭克林說的那種人:“有的人25歲就死了,只是到75歲才埋葬。”

  2018年,我已經47歲,馬上奔五了,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。

  我絕不允許自己再浪費時間消耗生命,更不允許別人浪費我的時間。我把自己的時間折算成價格,只以擔任公司總經理的年薪計算,不考慮投資等其它收益,每分鐘的最低價格也是2元錢以上。你浪費我的時間就等于偷我的錢。

  9點或者9:30結束回家,沐浴、更衣、焚香……開始閱讀和寫作,至凌晨1點左右。簡單的數學題,這已經是18或者19小時,與8小時工作制的人相比,“多活出6小時”簡直是輕輕松松。

  一年多活出91.25天,四年就多活一年,四十年就多活了十年。嗯,這“生意”劃算。那些精彩紛呈的跨界體驗就相當增值服務了。

超人廚衛董事長:你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

  既然與時間賽跑,就希望自己擁有霍金一樣的精神力量,每天都像《阿甘正傳》中的阿甘一樣,不停地奔跑,希望在奔跑中看見別人看不到的風景,在奔跑中完成一個又一個夢想……

  張泉靈在一次演講中說:“時代拋棄你時,連一聲再見都不會說。”

  我不想被時代拋棄,唯有以兩倍或者三倍于現在的速度,不停地奔跑。

  2018.3.15于二流堂

(作者:admin 編輯:admin)
文章熱詞:
網友評論
象棋软件